明说 | 被蚊子骚扰一夜之后引发的思考

凌晨4点,被蚊子骚扰致醒,在1点半的时候就醒过一次(都怪我忘记买蚊香了),这不禁让我陷入了沉思:

世界上所有的蚊子加起来一共有3000多种,而吸血的蚊子却只有几百种,在这几百种蚊子里,也只有怀孕的母蚊子才吸血。

"O/A/B/AB型血“的说法也是没有科学依据的,因为到目前为止,科学界还没有权威研究能证明蚊子咬人和血型有关,不过听说蚊子喜欢叮汗多的人。

其实最先冒出我大脑的是这个想法:蚊子叮咬是否会传播艾滋病,百度了一下,放了一点心:

(以下内容来自寻医问药网)

蚊子可传播多种疾病,如疟疾、丝虫病、乙型脑炎等。

那么,蚊虫叮咬是否也同样可传播艾滋病呢? 这是人们关心的另一个问题。其实,尽管蚊子的长嘴巴犹如一支注射器,但蚊子是不可能成为艾滋病的传播媒介的。

蚊子传播疾病,大致有两种传播方式

生物性传播和机械性传播

所谓生物性传播,是指病原体在蚊子体内经历了发育、增殖的阶段,再传染给人。例如乙型脑炎病毒随血液被吸入蚊子体内后,先在其肠道内增殖,然后移行至唾液腺,经叮咬后传播给人或动物。艾滋病病毒在蚊子体内既不发育也不增殖,所以不可能通过生物性的方式进行传播。

机械性的传播方式,在艾滋病此种方式亦不可行。因为蚊子在吸血前,先由唾液管吐出唾液(作为润滑剂以便吸血),然后由另一条管——食管吸入血液。血液的吸入是单向的,吸入后不会再由食管吐出来。

有人担心蚊子嘴上的残留血液可能带有艾滋病病毒,会传染给人。但一些研究发现,蚊子嘴上的残血量仅有0.00004毫升,如按此计算,要叮咬2800次,残血量中才能带有足够引起HIV感染的病毒。

而且,当带有艾滋病病毒的血被蚊子吸入后,艾滋病病毒在2-3天内即被蚊子所消化、破坏而完全消失。而蚊子一旦吸饱血后,要待完全消化后才会再叮人吸血。

因此,无论从哪条途径,蚊子传播艾滋病的可能性可以说是不存在的。至少,目前为止,亦尚未发现经蚊子或昆虫叮咬而感染艾滋病的。

艾滋病放心了,但是还有像疟疾这种要命的疾病呀,不然屠呦呦们也会轻松很多!我不甘心,但是很遗憾,越深入越绝望,查了资料才发现原来想让蚊子灭绝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:

两千多年前,《庄子·天运篇》说:“蚊虻噆肤,则通昔(夕)不寐矣。”晋人傅选还特地写了一篇《蚊赋》,内称蚊子“餐肤体以疗饥,妨农功于南亩,废女工于杼机”。

《后汉书》载:“黄昌夏多蚊,贫无帱,佣债为作帱”,这个帱也就是帐,蚊帐,也就是说早在几千年前的中国古代,就有了蚊帐,而且,为了扯这个蚊帐,不惜借债,可见蚊子是多么可恨了,哈哈。

从农耕文明到电气时代,人类和蚊子双方都曾不止一次想把对方赶尽杀绝,但双方之间的战争却一直“有来有回”。

1881年,法国政府开始挖掘位于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的巴拿马运河。在热带沼泽地峡动工的这十年中,约有22000名工人因黄热病死亡,法国政府最终不得不停止该项目。

1900年,美国军医Walter Reed发现:传播黄热病的罪魁祸首正是蚊子!

1904年,美国政府接管了挖掘巴拿马运河的项目,并通过排干沼泽地内的水、用油覆盖死水杀死幼虫和安装纱窗等方式来对抗蚊子,或者说是对抗黄热病。

“只有控制住蚊子,开凿运河的项目才能顺利实施,”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昆虫学者William Reisen说。

1939年,瑞士化学家Paul Mülle偶然间发现二氯二苯三氯乙烷(俗称DDT)能杀死蚊虫。

于是在1962年,人类通过喷洒DDT摧毁了西半球大多数地区的埃及伊蚊。然而,DDT是一种破坏内分泌的杀虫剂,它具有生物累积性。这不仅给人类带来了严重的健康隐患,还导致秃鹰等大型食肉动物难以繁育后代。

不过真正的噩耗是:蚊子们迅速地形成了抗药性……

1972年,美国禁用了DDT。在此一年后,美国又引入了一种名为氯菊酯的人造杀虫剂。

虽然它能有效地杀死蚊虫,但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,蚊虫对此制剂又有了普遍的抗药性

“人类和蚊子又打成平局了,”盖茨基金会的昆虫学者Dan Strickman说。“大多数新型杀虫剂的有效性只能维持几年,随后蚊子形成抗药性,人类又要继续研究新的化学产品了。”

科学家后将此称为“杀虫剂的轮回”。

1974年,科学家又开脑洞,用辐射降低57000只雄性蚊子的繁殖能力并把它们释放在肯尼亚。人类的算盘是:如果雌性蚊子勾搭上被辐射过的雄性蚊子,它就无法繁殖后代了。

不过由于经历辐射后的雄蚊过于虚弱,无法交配,这项计划最终宣告破产……

20世纪80年代早期,人们发现了防御蚊虫的蚊帐是预防疟疾的最廉价方式。

但悲剧的是蚊帐并不能防御埃及伊蚊——与传播疟疾的其它蚊子不同:埃及伊蚊在白天攻击人类,并且,为了保证病毒量的充足,它会在首次攻击完成后的数秒内再次发起攻击。这样一来,人类就一定会感染上埃及伊人携带的任何疾病。

2009年,一家名为Oxitec的虫控公司开始尝试对雄性蚊子进行基因改造,从而实现一种致命的转变。

这些转基因蚊子疯狂繁衍出的后代都继承了被改造后的基因,然后死去。在试验区,OXitec公司消灭了超过90%的蚊虫。

不过,为了实现这个计划Oxitec公司培养了数百万的转基因蚊虫,并一直在释放它们。这事引起了很大争议。

2016年,国际原子能机构基金会试验了一些项目,以复兴和改良辐射灭菌的方法。

直到现在,人类跟蚊子的战争依旧在继续,双方各有胜负。

不过近几年蚊子凭借“寨卡病毒”扳回了一城。

埃及伊蚊在巴西疯狂传播寨卡病毒,并导致成千上万的婴儿带有先天缺陷,这引起巴西社会的广泛担忧。

--分界线,到此为止,对于消灭蚊子这件事情我选择放弃--

当然,蚊子也并非一无是处啦:

在1974年,生态学家约翰·阿迪科特,发表了关于猪笼草内的捕食者与猎物结构的发现,表明有蚊子幼虫存在时,原生动物多样性更加丰富。他认为,蚊子在进食时控制了原生动物中优势种类的数量,使得其他原生动物得以生存。

除此之外,很多成年蚊子依靠花蜜来给自身提供能量,而这说明如果没有蚊子,数千种植物就将失去一种传粉媒介。

当然,受影响最直接的就是蜘蛛、蝾螈、蜥蜴和青蛙这些以蚊为食的动物。

也就是说,无论是从理论还是实操上来说,彻底消灭蚊子都是不现实的……

好了,今天的思考整理就到这里了,如果还有重要的文献资料大家可以留言区留言!

我是明明就这样,喜欢深夜发骚,没事尽管来撩!